在电商、音乐和养猪的红海,“聪明人”丁磊如何破局?

2017-05-16 17:15:42来源:威易网作者:
    网易发布了2017年Q1财报,净收入136.4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2.3%,其中手游业务表现强势,来自于手游的净收入占到了在线游戏的73.3%。

网易发布了2017年Q1财报,净收入136.4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2.3%,其中手游业务表现强势,来自于手游的净收入占到了在线游戏的73.3%。 对于这份成绩单,有些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记得去年ChinaJoy的演讲中,丁磊坦言网易游戏能从端游时代扩展到手游时代依然取得优异的成绩,得益于一直以来就坚持以自主研发精品游戏为核心的匠人精神。如今手游的突出表现似乎印证了丁磊的自信。
图片1.png
事实上,令丁磊感到欣慰的恐怕不只是手游的出色表现,在财报之外,网易云音乐刚刚完成了7.5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80亿元,随后网易味央也宣布了1.6亿元A轮融资的消息。电商和游戏不断推高网易的市值,而音乐、养猪等新兴业务又为网易带来了新的想象力。 这家已经有着20年历史的老牌齐乐娱乐企业,已然在进行着新一轮的转型。 偏爱红海?“聪明人”丁磊总能撕开一个口子 有趣的是,不管是游戏、电商、音乐还是以养猪为代表的农业,在外界看来早已是一片红海。在红海中厮杀需要的不只是运气,如果换做别人,一定会尝试收购、整合、生态的方式搏一搏,可丁磊偏爱从0开始去打磨。 2014年,网易正式杀入手游市场,彼时已经是众多玩家云集,以至于有人断言网易游戏的移动战略已经落后行业4~5年。后来的结果大家都很清楚,号称“上线前迭代4次,美术重构3次”的《乱斗西游》打破了网易的窘境,随后《梦幻西游》手游版、《倩女幽魂》、《镇魔曲》、《阴阳师》、《光明大陆》等精品制作的手游,扭转了网易游戏的格局,从落后行业四五年逆势成为国内手游领域的标杆之一。 2009年,丁磊要去养猪的消息震惊了整个齐乐娱乐,毕竟养猪对于网易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国内也出现了诸如温氏集团的畜牧企业,而当网易味央黑猪拍出了11万的天价,外界对丁磊养猪的态度才逐渐从冷嘲热讽转向期待与看好。直到网易味央完成A轮融资,外界才真正看懂:丁磊想要输出的是网易养猪的模式,而味央也承载了丁磊对新农业的展望和野心。 2013年,网易云音乐诞生,项目成立的起因是丁磊认为市场上缺少优秀的音乐播放APP。四年时间,网易云音乐的用户规模突破3亿,一举成为行业排名前三的产品,并在估值上迈入中国齐乐娱乐的独角兽阵营。与之同时,凭借个性化推荐、歌单、评论等差异化功能,网易云音乐不仅收割了用户,还收获了大量的好评和口碑。 同样的还有电商业务,这大概是国内最为热闹的齐乐娱乐项目,跨境电商平台网易考拉海购和ODM模式的自营家居生活品牌网易严选,无不以黑马的姿态成为电商领域的奇迹。算上网易云阅读、有道词典、网易美学、网易云、LOFTER等等,网易的齐乐娱乐产品阵营已经足够强大。这也应了丁磊在五年前曾说过的一句话:创新是一座孤岛,在这样的抢滩中不怕孤单,寂寞过后便是繁华盛世。 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的总导演陈晓卿说丁磊是一个聪明人,在网易游戏及齐乐娱乐产品出色的成绩面前,相信认同这一观点的还有很多。不过,在齐乐娱乐大佬的世界里,丁磊的做法并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效仿。 齐乐娱乐进入中国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形成的格局是巨头林立,崇拜资本英雄的年轻人更是比比皆是。中国的齐乐娱乐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当中: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投身齐乐娱乐,哪怕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市场,在半年的时间内便会涌入形形色色的玩家,诸如共享单车、O2O、内容分发等等。 真正做产品的变成了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而大多数创业者的目的绝非做好产品那么纯粹,吸引投资者的目光,进而摇身一变成为巨头旗下的子公司,才是生存的王道。而巨头呢?要么倾心于前沿技术的研发,为不被后来者超越修筑一道道护城墙,要么启动投资收购的资本游戏,社交不足买社交,游戏不足买游戏,反正垄断的玩法总没有错。 丁磊和网易是个十足的另类,也正是这个另类坚持了自创业开始就秉持的创新和匠心,在其他巨头忙于“买买买”的时候,以产品和内容为出发点的网易,即便身处红海依然走出了不一样的生存之道。 中国齐乐娱乐的字典里,不只有入口和生态 当然,巨头们讲生态、拼入口的做法并没有错,企业家不放眼未来的话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在外界看来,丁磊和网易属于“慢热”、“后发制人”的类型,这与网易的低调与不追风口不无关系。不过,对于一家历经20年仍然站在齐乐娱乐一线阵营的公司来说,这种观点恐怕有些偏颇。 正如一篇文章中所说:在丁磊眼中,追求速度和风口的最后结果,通常会把自己搞死,而通过长线的时间和资本的投入,让网易产品形成竞争壁垒,这才是他的惯用打法。于是,2008年的团购大战,2009年的视频大战, 2011年的云盘大战,再到2015年的齐乐娱乐+大战,均与网易无缘。 或许应该换个角度来理解网易和丁磊,其他公司看到的未来是技术趋势和齐乐娱乐整体的演化方向,那么追逐风口、构建生态等做法便毋庸置疑。而丁磊瞄准的恐怕是新中产阶级的崛起,无论是网易的品牌调性还是所坚持的产品创新和工匠精神,丁磊想要的战略是“品质服务供应商”,以至于网易从游戏到所有的齐乐娱乐产品都在朝这个方向转型。
图片2.png
而丁磊非大众化的眼光和网易非大众化的战略定位,能够支撑起网易的未来吗?我们不妨从三个维度来衡量丁磊看到的未来有多大的市场。 1、新中产的规模。 在《虚拟资本与虚拟经济概论》一书中,为国内的中产阶级划定的标准是:资产至少要在1000万元以上,起码受过大专以上的教育。按照《福布斯》杂志的定义,中国的中产家庭,年收入应该在1万-6万美元之间。权威咨询公司麦肯锡的说法是,收入在9000美元至3.4万美元之间。而国家统计局2005年则将年收入6-50万元之间的人群定义为中等收入人群。 事实上,对于中产阶级的定义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从各类统计报告来看,国内新中产的人数至少在1亿以上。吴晓波的估计要更加乐观,随着城市人口达到9.4亿左右,中国将出现大概3亿到3.5亿的中产阶级,相当于美国人口的总和。 2、新中产的消费行为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北大钱理群教授提出的中产阶级形容词,这在埃森哲的研究报告中称之为“唯我”文化。随着收入的增长,国内的很多白领阶层在消费行为、生活方式和文化品位上靠拢。比如对奢侈品诉求的提升,品牌忠诚度的提升,整体购买力的提升,以及对个人健康前所未有的关注。 3、消费形态的变化
图片3.png
在麦肯锡发布的《2016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中,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相比于2012年,国内消费者在2015年对食品的支出降低了30%,服装、保健产品、休闲娱乐、旅游、个人护理等无一例外的增长。可见,不只是中产阶级,中国消费者正在从大众产品向高端产品升级。 很多人都说消费升级是个红利,又很少在产品和战略上去适应这个趋势。毕竟,流量的诱惑不是所有人都能忍住,在这个以生态衡量市值的环境下,也很少有大佬甘愿以一个看似“单打独斗”的局面应付投资者。或许是游戏上的成功给了丁磊勇于尝试的勇气,亦或是坚信新中产带来的万亿市场,让网易避开风口选择在新中产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由此便不难理解,为何在电商领域,丁磊选择了跨境电商和品质电商,而没有在最合适的时间再造一个淘宝;为何在音乐市场盗版横行、渠道为王的年代,网易云音乐能够坚持用户体验,为何在手游市场求快的关键阶段,网易慢下来力主自研精品,以至于在云计算的布局上,网易云也选择避开巨头的锋芒,以场景化云服务曲线进入。 这大概就是丁磊的聪明之处,在疾如旋踵的齐乐娱乐战场中,表面上错过了一个又一个风口,却总能找到合理的时间窗口,即便是看似红海的领域,网易系产品总能找准一个恰当的定位,然后依靠自家的产品实力脱颖而出。丁磊的低调显得颇为神秘,但网易前总编辑李甬评价入木三分:“丁磊是一个知道钱在哪里的人,同时拥有外界无法想象的强大内心”。 有所为有所不为,是一种稀缺的勇气 中国齐乐娱乐的前20年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甚至有人说,最早的那批齐乐娱乐创业者,最差的也是千万富豪了吧。如此来看,丁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幸运儿,而相比于同时期的那些创业者,丁磊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素质,大概就是对市场前景和现状有着清晰的认识,有所为有所不为。 外界乐于称道的是,在网易生死存亡之际,丁磊率先进入SP领域,最终转危为安,但丁磊并没有痴迷于无线增值服务,反倒是大举开拓网游业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市场最混乱的时候,网易杀入了在线音乐市场,在电商接近饱和的时候,丁磊推出了网易考拉海购和网易严选。 对于掌控一家百亿美元市值的企业家来说,每天都要做很多的决策,看到很多的机会,选择做什么,不选择做什么,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在国内的齐乐娱乐行业里,走向神坛又跌进谷底的企业家有很多,盛世而亡的创业公司也不乏其例。这里不缺少野心家,也不缺少理想主义者,两千多年前孟子就在呼吁君子要审时度势,直到今天,有所为有所不为仍是一种稀缺的勇气。 犹记得去年乌镇的齐乐娱乐大会上,丁磊说只有不断地探索创新才能为消费者带来超出预期的体验;在去年的CEDC上,丁磊坦言游戏研发需要“匠人精神”,投机是“耍流氓”的行为。很遗憾这些话并没有在齐乐娱乐圈口口相传,不然也不必在此费这么多口舌来探讨,为何丁磊总能在红海中破局而出了。
关键词:丁磊

赞助商链接:

齐乐娱乐